• <menuitem id="gy568"></menuitem>
    <s id="gy568"><rt id="gy568"></rt></s>
  • <li id="gy568"><ins id="gy568"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gy568"><menu id="gy568"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gy568"><menu id="gy568"></menu></sup>
    <li id="gy568"></li><sup id="gy568"><bdo id="gy568"></bdo></sup>
    找培訓講師、培訓師就上講師寶!
    趙歐仁網站_趙歐仁博客
    趙歐仁
    國際品牌戰略分析師,品牌/IP策劃人
    價信息evaluation
    師搜索Lecturer search
    服電話tel
    400-626-1104
    領域講師recommend
    • 鄭昊明 項目運營、團隊建設、演說訓練、微商培訓
    • 楊昌毅 服裝紡織 汽摩配件 家電行業
    • 馬云 阿里巴巴集團主席
    • 李江濤 著名經濟學家、管理突破專家、著名經濟學家
    • 殷俊 危機管理與風險管理專家
    • 趙常樂 中國孫子兵法權威專家
    • 劉丹丹 高級營銷師
    • 黃鳴 國際太陽能學會(ISES)副主席
    • 李智慧 資深改革專家 |智庫 |黃學創始人
    • 徐華山 催眠術-催眠銷售企業應用-催眠術親子教育
    趙歐仁:警惕認知舒適區與決策陷阱
    2019-08-05 13:12:08 作者:趙歐仁 瀏覽次數:36

    近日重讀了大衛·亨德森與查爾斯·胡珀合著的《決策的智慧》。書中提到了人的一種思維模式,雖然沒有明確給出名稱,但卻指出了一種普遍的現象。

    作者在書中寫道:“眾所周知,做出一個決定時,結果比理由更重要。所以我們在做出一項決定時,不能僅僅因為自己有理由、有道理就去做。”但隨后,作者又指出:“可是在事實上,我們往往并沒有真正想好,就做了一個決定,并且也按照這個決定付諸了實施。而事后,出于種種原因,我們會不由自主地給自己編一個理由,從而解釋自己的決策和行動是有道理的。”

    在《決策的智慧》中,作者還寫道:“我們在做決定的時候要意識到,自己給出的理由在很多情況下并不是最初的原因,而是大腦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而找到的借口。”隨后,作者警告讀者:“以這個理由進一步做決定是很危險的。所以一定要提醒自己,不要被自己的理由所綁架。”

    筆者認為,在書中描述的現象,總而言之,就是一種“事后合理化自己的決策與行為”的思維模式。

    在這里筆者姑且借用一下丹尼爾·卡尼曼所提出類似概念“因果性偏好”的名稱,將其稱為:“合理化偏好”。

    筆者注:卡尼曼在其代表作《思考,快與慢》中提出:“因果性偏好的成因可能和人類與生俱來的合理化天性有關。也就是說所見所知的各種事物,都需要有一個說得過去的合理化解釋。”

    環顧周邊的世界,有多少被事實證明為愚蠢的決定與行動,都在事后被決策者(很多情況下同時也是實施者)順理成章地“合理化”了。而這種思維模式給決策與實施者帶來的心理慰藉和所謂“知行層面”的和諧統一感,早已在他們的心智中構建出了一片解決一切難題,規避一切責任的“舒適區”。

    可以預見的是,抱持著這種“合理化偏好”思維模式的人,會不斷重蹈之前的失敗覆轍和重演之前的一場場悲劇。

    但同樣,可以預見的是,抱持著這種“合理化偏好”思維模式的人,是永遠不會覺察到自己是一次次在失敗與悲劇中輪回反復。

    原因很簡單,在他們的認知世界中,一切會與既定認知產生沖突的因素都已經被合理化地和諧掉了。道理也很簡單,一個人愚蠢的人是永遠不會覺察到自己是愚蠢的,因為發現自己的愚蠢,是需要很高的智商的。

    所以,很多抱持著這種“合理化偏好”思維模式的人,在一次次經歷了挫折之后,仍然會勇敢地站起來,然后沿著自己之前無數次行進的軌跡,無視覆轍兩旁散落的殘骸,繼續“歡天喜地地制造著悲劇”。

    筆者很多年前讀《丑陋的中國人》時,看到柏楊說:“所謂‘閉門思過’,是思誰的過?當然是思對方的過!”當時筆者在上小學,看到這句話覺得這只不過是柏楊又一段語出驚人的clever words。而某一天突然發現,這其實是對人性“合理化偏好”最直白的平鋪直敘。

    “復盤”,這一曾經的圍棋術語,是越來越多企業、團隊甚至個人選擇使用的工具與方法。通過復盤,人們能夠很好地回顧自己的判斷和選擇,檢驗自己的決策質量,從而提高自己的決策水平。但如果是抱著“合理化偏好”的思維模式來復盤的話,甚至在復盤的過程中再受到“自立性偏差”的影響,那么筆者認為,這個盤,不復也罷。

    筆者注:“自立性偏差”:根據丹尼爾·吉爾伯特研究,出自于我們希望獲得心安理得的本能,人們總是傾向于將好的結果歸功于自己,將壞的結果歸咎于環境和其他因素。

    與“合理化偏好”思維模式相對應的另一個極端則是“反芻式循環”。也就是人們不斷被過往的失敗與痛苦所綁架,周而復始深陷其中,從而阻礙了創新性的思維。其實,這也是另一種認知“舒適區”。

    在現實中,筆者發現,當一個人對外部客觀事物(甚至對自己的知與行)抱有雙重評判標準的時候,往往會一方面享受著“合理化偏好”的慰藉,而另一方面也同時經受著“反芻式循環”的折磨。

    而筆者認為,如果說“合理化偏好”與“反芻式循環”是人們認知與決策的鴉片,是鈍化與侵蝕心智的慢性毒藥,而另一種認知舒適區:“否定問題本身”思維模式,則是認知與決策的即性毒藥,一經啟動,則立刻規避一切問題,立刻逃避一切責任與后果,同時也沒有解決任何問題。

    使用一套辯論技巧的工具,很難挖掘到一個問題底層的答案。很多人,在贏得了一場場辯論勝利的同時,也錯失了一次次認知升級的機遇。

    在同一個個體身上,這三種認知舒適區(或決策陷阱),往往會相繼、同時或甚至交疊出現。

    的確,很多人,每天都在重蹈著覆轍,堅定不移,歡天喜地地制造著悲劇。

    共鑒,共戒,共勉。

    注:文章內容為《品牌創新思維與定位實操》課程主講老師趙歐仁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
    TAG: 品牌戰略管理企業文化定位

    版權聲明:本網站服務于企業培訓師及各培訓機構,為講師寶所經營并享有版權,部分作品由網友自主投稿、編輯、上傳,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著作權的作品,請提供身份證明、著作權權屬證明、侵權情況證明與本網站法務部李曉兵聯系,我們會在核實后及時刪除。
    上一篇:沒有上一篇了
    分享到:
    天津快乐十分 走势
  • <menuitem id="gy568"></menuitem>
    <s id="gy568"><rt id="gy568"></rt></s>
  • <li id="gy568"><ins id="gy568"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gy568"><menu id="gy568"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gy568"><menu id="gy568"></menu></sup>
    <li id="gy568"></li><sup id="gy568"><bdo id="gy568"></bdo></sup>
  • <menuitem id="gy568"></menuitem>
    <s id="gy568"><rt id="gy568"></rt></s>
  • <li id="gy568"><ins id="gy568"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gy568"><menu id="gy568"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gy568"><menu id="gy568"></menu></sup>
    <li id="gy568"></li><sup id="gy568"><bdo id="gy568"></bdo></sup>
    江西时时是几点开 北京十一选五进2期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翻倍玩法 双色球开奖全部历史 bet365体育在线官 11选5定2胆必中绝密 竞彩足球比分过关投注 英超开赛时间 赛车怎么买特 14场胜负奖金怎么算